前幾天魔人在 SOGO 敗下了從小的夢想,
感動之餘,也分享自己和火車的際遇

我和火車的際遇,應該是從幼稚園到小學結束的時期開始,
我們家住在鐵路局台北松山機廠的宿舍,
(註:是現在京華城對面的松山機"廠",不是飛機的松山機"場"歐)
房子前院外面隔著一道圍牆,就是當年還沒地下化的松山到台北的四線鐵路,
房子後院外面隔著一個月台,是松山機廠的兩線維修調度支線,和一條松山菸廠的載貨支線,
那個月台是鐵路局員工下班搭專車用的小月台,就是一排石墩和一座灰色的鐵皮候車亭,
小孩子很皮,常常用爬單槓的方式跑到候車亭頂上去玩,
可以直接跳到我家屋頂,再從閣樓回家,
現在想想,那一段"跳"的距離其實蠻遠的,看來我小時候心臟不錯。
我們是大家庭,外公和我父親都在鐵路局上班,
小孩子在下午的時候要去幫忙連結煙廠的貨車,
大部分是在 KATO 型錄裡看到的8009/8029/8030,
我年紀還很小的時候是蒸汽火車頭會來接,
長大一點以後都是橘色的柴油車頭,
他會先回機廠裡面掉頭,
有時候自己回來,有時候會帶一節守車回來,
再來接菸廠的貨車。
記憶中搭過一次蒸氣車頭到台北車站去玩再坐回來,
回來的時候很慘,被長輩打
因為一上車要抓住欄杆,
手就全黑了,最後當然臉、衣服、腳也都無法倖免於難。
洗半天皮膚還是有黑黑的,大概是摸到油吧。
=====
小學時期最有趣的經驗是 - 拆解火車,
當時有很多要報廢的火車會拉到這邊來拆解,
各式各樣的車都有,不過大部分是客車廂,
以平快和復興居多,也拆過貨車,守車和小牽引車。
小孩子要幫忙拆電扇、椅墊、杯架和廣告牌,有外快可以賺(百吉一支)。
我們村裡的小孩會分幾隊比賽,
那時候車子旁邊會有一個地方可以插鐵牌,
只要依規定拆完組件到集合場驗收通過後,
就可以拿下那快鐵牌作為戰蹟,
最後就看哪一隊奪下的鐵牌多就獲勝,
不過你也可以利用對方在努力工作時去竊取鐵牌,
或是用聲東擊西的方式來盜取鐵牌,
所以必須派人看守,也因此衍生出許多戰術,很好玩。
小孩們工作結束後,大人們會負責拆卸比較大的機具,
這個時候氫氧焰,電鋸等工具就會出現,
車廂很快就被分解成一個個鐵塊,
更重大個工程是車輪部份,會利用到吊車來工作,
不過那之前,大人們會把車輪裡面一塊塊銀色的鐵塊先拿出來,
他們說是煞車,可以賣得好價錢。
最後會有許多輛重型卡車,
把所有的廢鐵分批載走。
這個時候才是小孩子出頭的時候,
大家拿著小鐵撬、木棒、湯匙等工具,
開始在原本停放拆解車輛的鐵軌附近挖寶,
因為在拆解過程當中,很多零件會因為被押在車身下而埋進土裡,
只要能挖到大件的,就開心的要命,
因為一個月的吃喝玩樂就有著落了。
有一次我挖到一個煞車,因此買了人生中第一個超合金 - 六神合體,真是太爽了。
====
大概從那個時期開始喜歡火車吧,
不過也因為生活中常看到聽到摸到火車,
所以沒有特別覺得因為什麼原因喜歡火車,
在國中青春期的時候,聽著 ICRT 和規律的鐵軌聲度過,
也在那裡看到台灣第一部電氣火車頭和新自強號,覺得很興奮。
國三以後課業日漸繁重,父母望子成龍心切,
所以就搬到民生社區去了,從此和火車相處的日子結束。
====
因為喜歡火車,所以小時候常跑到萬年(當時在後車站附近唸書),
對玻璃櫃裡的火車模型深深的著迷,根本不會想買,光看就失神了,
稍微長大以後,了解價格也不是我能負擔的,
只得編織夢想,然後好好放在心裡某個角落,
現在經濟有了基礎,終於有能力可以開始啟動這個夢想,
最初其實還有點猶豫,但買下之後就完全不會懷疑。
當我把小小的車頭放在手上把玩時,實在高興的無法形容,
想到接下來要開始慢慢學架軌,學跑車,學場景,學配置,
晚上就興奮的睡不著了吧,爽度一百,哈哈哈~

Cynth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